翎小蝶

立个flay

如果这个月17号(包括17号)内,我没有抽到SSR我就开坑(为了SSR我拼了)

10.20秋山氷杜生日贺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山氷杜生日贺文
★人物ooc什么的很正常
★剧情发展极快
★原创人物有
★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(这是我同学提供的剧情和梗,我只负责写)
★别指望我会写R18或吻戏,不知道为什么我只会看不会写,专门负责写这部分的人去参加竞赛了
★第一次写文,不喜勿喷谢谢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道明寺最近很奇怪。这是道明寺的室友兼搭档—秋山氷杜先生这几天下来的发现。最近秋山经常发现道明寺偷偷去找加茂、弁财和小蝶讨论些什么,甚至有一次回来后脸都是红的,但问他他又什么都不肯说。唉……秋山坐在办公室里,难得的长长叹了口气:安迪又去找弁财他们了……该不会……我喜欢他的事被他发现了吧……想到这里,秋山又叹了口气,开始浑身散发低气压。门口的安以轩看着纠结中的秋山,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了。
      而此时,令秋山万分纠结的罪魁祸首—道明寺安迪同学正和翎小蝶、弁财酉次郎和加茂刘芳几个人坐在咖啡屋里商讨一件人生大事。“呐呐,大大该送秋山山什么礼物啊,我没钱了啊!小蝶、弁财、加茂,帮我出出主意呗~~”道明寺趴在桌子上,脸上也是万分纠结的表情。一旁的翎小蝶喝了一口焦糖玛奇朵开口道:“sorry啦小安迪,最近我急着帮以轩办理手续,抽不出来啊。”“不用看我们,我们没钱!”加茂和弁财两个人看着一脸拜托地卖着萌看着他们的道明寺,果断扭头,异口同声地说。“诶诶诶小安迪别放弃啊,对了,我想起来了,以轩的咖啡店在招女仆,要不你去呗,反正只需要一天,我叫他直接先给你钱。”小蝶安慰着在角落画圈圈的道明寺,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说。道明寺抬头:“真的?太好了!”“但是要穿女仆装,你可以吗?”“可以,只要是为了秋山山!”看着重新振作起来的道明寺,加茂、弁财、小蝶三人对视无奈一笑。没错,秋山喜欢道明寺而道明寺也喜欢秋山,但都没有对对方说。弁财和加茂作为秋山和道明寺的前室友,经常被他们拉着说自己的一堆不好,对方不会喜欢自己的……各种理由;而小蝶就更可怜了,因为她不仅要帮秋山进行心理咨询,还要帮其他几个人出谋划策。对于这种变相的秀恩爱,他们早就被逼疯了。于是便决定推他俩一把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也是秋山生日的那一天。道明寺一大早就起床去了安以轩的咖啡屋。秋山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应该在上铺睡觉的道明寺安迪,心里有些疑惑和烦躁,这时,终端又正好死不死地响了起来。有点烦躁的打开终端,看到老友的短信后烦躁消失了,取代的是疑惑。终端机上,弁财的信息写着:“道蠢寺在我们这,放心,我们已经请过假了。晚上七点,以轩咖啡屋见,你不准时来的话,我就去抬你了。”秋山无奈地笑了笑,回复了一个“嗯”,就去办公室处理文件了。
        道明寺红着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:经典的女仆装,裙子估计是小蝶考虑到道明寺毕竟是个男生,被加长了(虽然没长到哪里去),橘色的头发上带了一条白色的头巾。感觉好羞耻啊!道明寺捂着自己的脸心想。“道明寺,差不多出去了。”安以轩走进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面无表情地说。道明寺点了点头,走了出去。道明寺刚出去就看到了原第四小分队的几人,下了一跳,赶快把裙子往下拉:“阿晓、阿榎、布施、五岛,你们怎么在这?!!”“啊,队长啊。”日高见道明寺出来了,放下了手中的装饰物,“我们来帮秋山先生过生日啊。”“队长这样真的还不错唉!”榎本微笑着说。这时,小蝶领着三个人从外面走来:“小安迪,记住你现在是女仆哦~等会秋山山来了要对他说:‘欢迎回来,秋山主人’的哦。”“哦呀哦呀,道明寺君这样意外的不错呢。”道明寺刚想说话,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。“室……室长!”道明寺惊讶级了,一脸不可置信。翎小蝶微笑着拉开椅子:“宗象室长、淡岛副长、伏见先生请坐,弁财,几点了?”弁财从厨房探出头来,瞄了一眼终端:“差半个小时七点,刚刚好做完蛋糕。”“那我也先去换件衣服好了”翎小蝶说完,便向更衣室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半个小时后
        秋山刚推开安以轩咖啡屋的门,就看见了穿着女仆装站在门附近的道明寺,脑子瞬间当机了,,站在门口愣住了。“秋山山……”“记住我的话哟!否则……你懂的!”翎小蝶凑到道明寺耳边说。“唔……欢……欢迎回来,秋山主人~~”道明寺思考了一会儿,红着脸以一副“标准女仆”的样子说到。“噗。”秋山忍不住笑了出来,温柔地揉了揉道明寺柔软的橘发,“谢谢你,安迪,辛苦了。”“秋山山生日快乐!这是我送你的礼物。”道明寺把一个小礼盒递给了秋山。“队长!”听到日高的声音,道明寺习惯性转过头去,结果一下就被蛋糕糊了一脸。“日高晓!”道明寺果断拿起一块蛋糕扔向日高,但是被日高躲过去,砸中了安以轩。结果本来用来吃的蛋糕变成了玩具,众人闹到了十一点多才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秋山和道明寺走在回屯所的路上,道明寺披着秋山的外套—在刚刚的“砸蛋糕大赛”上,道明寺本来的衣服被蛋糕糊得面目全非了,被翎小蝶自愿领走清洗了。道明寺只好穿着那身女仆装回屯所。10月早已入秋,晚上更是寒冷,风吹着,道明寺忍不住把外套裹紧了一点,从左边看着秋山的脸心想:第一次这样看Himori诶,话说Himori测颜好帅啊。“安迪。”秋山突然转过来看他,道明寺慌忙移开视线:“秋……秋山山有什么事吗?”“谢谢你。”秋山认真地看着道明寺的眼睛说,“还有一件事:我喜欢你。”“诶?!”道明寺的脑子也当机了,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了,脸“唰”地一下红了。他低下头来,小声地说:“其实……我……我也喜欢你!”秋山看着脸红的道明寺,心里被“好可爱”三个字刷屏了,果断搂住道明寺,微微抬起头吻住他……(后续请自行YY,我还只是一个刚入腐圈的小萌新,并没有R18剧情。)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翎小蝶拉着安以轩到了S4来串门,随便归还道明寺的制服时,刚进门就看到了一大堆粉红泡泡。翎小蝶叫住正要进办公室的五岛问:“那个,莲,今天怎么了?是加茂他们发情了,还是日高他们?”“不……都不是……是队长和……秋山先生……”五岛一脸大写的生无可恋,“现在特务队就只剩我和布施是单身了,唔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被布施捂嘴拖走的五岛,翎小蝶和安以轩相视一笑,同时无奈地耸了耸肩:看来再过一阵子,特务队就要全员脱单了呢。到时候,我们来S4,就得多带几副墨镜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特务队过一阵子后,开启全员虐狗模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